【阅读书斋】请不要摸!从《讨厌京都》看见关于艺伎的两三小事


你以为嵯峨、岚山、宇治是真正的京都?
走过花见小路、拜访过清水寺,就是京都通?
穿着和服、吃着汤豆腐,就算体验京都生活?
这些都是「京都」,却又不是「真正的京都」......

是历史,也是生活,千年繁华下的自以为是。

作者井上章一1955年生于京都府,居住在京都近60年,本书写出他对京都的透彻理解,道出深爱这个古都的理由。

从京都和尚与花街艺子的关係,到幕府战国时代寺院为将军提供住宿以及和尚的歌舞服务……

娓娓道来,以讽刺又诙谐的语气揭开京都洛中人的不平凡。



在过去,只要是稍具规模的都市,都有繁华的花街柳巷。应邀到料亭接待客人的艺妓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街上款步往来,这是昔日全日本酒客都很熟悉的景象。

但现在会请艺妓来陪酒的男客,人数已经大不如前了。想要小姐接待的男士,都会光顾有女公关的酒店,或是夜总会,用三味线和舞蹈点缀宴席的艺妓,已经不太能撩拨起男人的兴緻了。

实际上到了二十世纪后半,许多城市的花街相关业者都纷纷转行,艺妓也是,现在已几乎难得一见。就连首都东京的花柳区也没落不少,仅剩向岛或神乐坂一带还保留了一些。

至于京都,与全盛时期相比,不可否认地亦是江河日下,但想想全国花街的低迷状况,我认为京都算是很努力在维持了。事实上只要前往祇园一带,经常可以看见艺舞子在路上缓步徐行的身影,遇到年纪幼小的舞子的机会也不算少。

看看她们,就可以知道有新的人才持续投入这个世界,与只能偶尔瞥见老妓的城市不同,这里的花街维持着青春活力。

现在的日本,想在户外看见艺舞子的机会已经相当罕见了。因此观光客一遇上她们,便会围观或要求合照留念,她们也会在时间许可範围的内尽量配合。但也有些艺舞子被外国观光客包围,不知所措,甚至被外国人动手触摸。花见小路一带被当成日本花柳文化的主题乐园了吗?穿和服的艺舞子看起来可能就像游乐园里的吉祥物。

看到被说着中国话的大叔纠缠的艺舞子,我也深感同情。就算艺舞子跟他们说「请不要摸」,他们大概也听不懂,又不能摆臭脸拂袖而去,虽然事不关己,但还是令人禁不住万分同情,不过其中有些可能是假冒中国人的日本欧吉桑啦。

许多外国观光客都把在京都工作的艺子(geiko)当成艺者(geishya),他们的对话当中,也常出现「艺者」一词。关西长年来惯用的「艺子」一词,结果还是没有推广到全世界,英语和法语纳入的都是关东式的「艺者」一词。

这里简单说明一下艺子和艺者的不同。以前在宴会上表演才艺,娱乐客人,原本是男人的工作,不管在江户或京都大阪,他们因为身怀才艺,被称为「艺者」。

武艺的达人叫做「武艺者」,「艺者」这个称呼也是这样来的。

十八世纪中期,开始有女人在宴会中服侍客人。京都一带,为了将新登场的她们与男性艺者做出区别,所以称她们为「艺子」。随着男性艺者渐渐地消失,现在只剩下女性的艺子。因此说到艺者,指的是现在已经看不到的历史上的男性。

相对地,在江户,新加入的女性因为是女性艺者,所以被命名为「女艺者」,传统的艺者(男性)则改称为「男艺者」。男艺者渐渐式微,宴会只剩下女艺者活跃,所以用「艺者」称呼女艺者的说法便普及开来,最后成为女性艺者的代名词。

总而言之,把女性艺者简称为艺者的,只有江户东京的花柳圈,京都大阪一带还是称她们为艺子。

近代日本是透过江户的东京政府来与世界接轨,这也是为什幺传播到世界的是「艺者」而非「艺子」一词。京都是最完整保留十八世纪以后花柳文化的都市,为了表达敬意,希望外国人至少在京都能称呼她们为「艺子」,虽然外国人还是把她们也当成了「艺者」。从这种小细节,也让人深切感受到由东京的中央政府主导的国际潮流。

附带一提,「艺妓」是艺者与艺子的总称,有时也被用来做为官方的正式用语,比方说「艺妓管理规则」。花街很少听到「艺妓」一词,不过这个词彙的优点是,关东关西皆可平等使用。比起不伦不类地写什幺「祇园的艺者」,写成「祇园的艺妓」还像话多了。如果觉得这样太严肃,写做「艺妓」,旁边标明读做「geiko」也可以。唯一的缺点是,「妓」一字指女人,无法连江户初期的艺者(男性)都囊括进来。
【阅读书斋】请不要摸!从《讨厌京都》看见关于艺伎的两三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