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跌跌撞撞的成长之路(下)

Netflix跌跌撞撞的成长之路(下)

图片来源:Netflix

Netflix 跌跌撞撞的成长之路Netflix 跌跌撞撞的成长之路永不停止的运算

Netflix 总有做不完的测试。测试通常是这幺进行的——从成千上万的使用者中选出几组人,然后像做小白鼠实验一样做起测试来。Netflix 会让一组使用者为自己的家庭成员建立头像,为此给予个性化推荐的奖励以作回报。而另一组透过 Sony PS 看 Netflix 的使用者,则会收到一声语音问候,并被询问想看什幺节目。

如你所闻,关于推荐的测试是 Netflix 最严阵以待的部分。儘管 Netflix 有大量片源,但其中很多内容都已过时且吸引力有限。而 Netflix 为了让自己的服务看起来更值得,算是下足了功夫。比方说,Netflix 会去研究每种不同装置带来的不同观影距离下,解析度应该调成多少才能有最佳收看效果。

Netflix 有一位数学家被称作「10 英 呎设计师」,因为这位数学家的责任就是控制好影片的解析度,让它在电视上播放的效果能和电影院媲美。同样的,也有员工专门研究笔电和平板上最佳的解析度。

而 Netflix 的技术,不仅改变自身处境,还影响了传统影视剧製作厂商。在过去,好莱坞工作室都是用光碟提供 Netflix 正版拷贝,按照这种传统的方法,大约要 3.14PB 的空间才能存放 Netflix 所有片源。而现在,这些传统的影视剧厂商都透过 Netflix 的 Backlot 系统来传输已加密的片源。Netflix 接收后,会将这些文件进行压缩,并且转换成 100 多种版本,每一种版本对应一种频宽、装置或是使用者的语言环境。这些文件最后就从 3.14PB 被压缩成了 2.75PB。

这些在白天播放的剧集,都在深夜成为 Netflix 运算的一部分。它要知道某个地区当天最夯的片子是哪部,并且提前为下一天预备好片源。比如说,如果週二 Barttlestar Galactica 在休士顿很受欢迎,休士顿所在的德州的伺服器就会预先装载更多剧集,为周三晚上做準备。最热的剧集会得到高速闪存驱动的配备,而其它不那幺热的内容,则会存放在相对廉价和低速的硬碟里。

「我们用这个预测系统来保证使用者在他自己说出自己的需求之前,就能看到他自己想要的东西。」Netflix 内容分发副总裁 Ken Florance 如此说。

不过如今,Netflix 最大的筹码已经押在了原创内容上。虽然它至今没有披露为两季的《纸牌屋》一共投入了多少资金,但 Deadline.com 估计这个数字在 1 亿美元左右。最弔诡的是,Netflix 一反常态地让《纸牌屋》一连放出 13 集,而不是拍成周播剧来吊足观众的胃口。

「如果你尝试给出观众更有创造力、更多元的形式,他们给你的回馈会比你预想的积极得多。」Netflix 内容负责人 Ted Sarandos 说道。他觉得,Netflix 的目标是超越 HBO,而且要在 HBO 有余力变成 Netflix 之前就超越它。

「HBO 确实有很多很多观众喜爱的节目。但我们不可複制的优势是什幺呢?是我们的视讯分发技术,我们优雅的互动界面,还有视讯和不同装置的完美融合。」

某种程度上,N

etflix 已经离成功很近了,《铁杉树丛》在宣传强度小于《纸牌屋》的情况下,获得比《纸牌屋》更高的收视率,而即将播出的《发展受阻》更有可能一举超越两者。《单身毒妈》的主要创作者 Jenji Kohan 正盘算着把她最新的黑色喜剧《女子监狱》放在 Netflix 上首播,因为 Kohan 眼中的 Netflix 是再好不过的合作伙伴了,「Netflix 不会干涉我任何地方。」她甚至未曾见过 Hastings,就有如此的信任。

很多人认为 Netflix 为了取胜,会不惜一切代价疯狂买入剧集,但 Sarandos 认为,Netflix 对于要买入什幺内容是有着深远考量的。Netflix 会用自己独特的算法计算出某部影片的演员最多有可能吸引多少观众,「这就是我们对自己购入的剧集非常有自信的原因,而这是电视联播网绝对做不到的。」

「它绝对是科学和艺术的最佳结合。」Sarandos 说,他表示 Netflix 会用数据来为未来的剧集挑选主演,并选择该由谁来执导影片。

不过,《纸牌屋》的编剧 Beau Willimon 表示,该剧的所有演员都是在 Netflix 买下剧本前就确定好的。「这个故事的所有内容都是以艺术手法创造的,」Willimon 还极力避免听到任何和收视有关的数据,「数据是个十分危险的东西,如果你太在意数据,就很有可能掉入无限取悦观众的陷阱。」

而至今为止,Netflix 都不愿公布收视率数据。和电视联播网不同,Netflix 不需要发布收视率以让广告主安心。而当其它电视联播网都花重金宣传这一季不得不看的剧集来吸引观众时,Netflix 却觉得只要让业内人士知道 Netflix 将会有什幺动作就足够了。Kohan 觉得 Netflix 不公布数据一意孤行的做法已经惹恼了不少人,但反过来说,「这也是 Netflix 的聪明之处,这使得人人都在谈论 Netflix。」

负面声音

唱衰 Netflix 的人也不在少数。云端运算新创公司 Pivotal 的 CEO Paul Martize 就觉得 Netflix 过于依赖 Amazon,以至于丧失了对自身技术和数据的掌控权,一旦 Netflix 需要搬家,会发现自己举步维艰。而 Hastings 对此说法的回应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另一些担心则来自 Netflix 自己做原创内容和好莱坞製片厂的冲突,这可能导致好莱坞不再向 Netflix 提供内容。好莱坞一向谨防任何一个潜在对手变得过于庞大,而随着 Netflix 向海外的扩张,它极有可能寻求全球通用版权的授权,而不是一个一个国家去敲定合作关係。从以此带来的盈利空间和能力来说,这是任意一个区域性的内容提供商都无法比拟的。

过去五年间,Netflix 的股价从一条平稳的直线,变成了上下震荡的曲线,但 Hastings 依旧那幺镇定。无论是大如合作关係的敲定,或小如个人在技术上的尝试,Hastings 觉得这些都不过是尝试而已。他可以在一个月之内只用苹果的产品,然后下个月又只用 Windows 手机、平板以及笔记本。到了五月,他又把装备换成了 Google 系,把玩着 Chromebook Pixel 笔记本。「时常换换嘛。」Hastings 说道。

他对 Netflix 低迷徘徊 200 美元左右的股价也不以为然,甚至还将过去的崎岖坎坷都轻描淡写了,「我们经历过 Blockbuster,经历过自己决策失误引发的 Qwikster 事件,而现在,似乎没什幺比那两件更惨烈的事了。」Hastings 如此说道,他把 Netflix 期间跌宕起伏的情节以及濒死的经历,都隐在了话语的空白里。